友信金服的“轻模式”:用个人信用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

小微企业融资频传利好。4月17日的国家相关会议,确定了进一步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措施,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

会议重申了确保今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的任务,并称“引导银行提高信用贷款比重,降低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

在今年2月国家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以及3月银保监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有关工作的通知》(下简称《通知》)都曾有”合理提高信用贷款比重”的提法。

减轻对于抵押担保的依赖,对于轻资产运作的小微企业来说无疑是好消息。在这一点上,以互联网信贷为典型模式的新金融业态早已开始了探索。友信金服CEO、联合创始人张适时指出,金融科技出现之后,通过对个人信用的判断去规模化解决小微企业主融资问题成为了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一部分小微企业贷款难的问题。

个人信用而非企业信用

相关人士曾这样解释银行在信用贷款方面的矛盾:信用贷款是银行贷款重要的贷款方式,但多数银行对信贷人员实行不良贷款终身责任追究。现在信贷人员的压力很大,贷款发放出去一旦出现不良,要面临终身责任追究的压力,那么在放贷的时候就有顾虑。信贷人员不愿意给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放贷,相当程度体现为押品不足。

“有学者批评这种现象,说如果这样办下去,我们银行都跟典当行一样了,叫银行典当化。”

为了在信用贷款上破题,银保监会在《通知》中指出,应把主业突出、财务稳健、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信用良好作为授信主要依据。

其中,对实际控制人信用进行判断,这一做法在金融科技行业中已有诸多实践。如张适时所指出,通过对个人信用的判断,有助于规模化地解决小微企业主的融资问题。

小微企业贷款过程中,单笔授信额度通常在1000万元以内。张适时称,1000万元以内的融资,还分为多个区间,每个区间可以有不同的服务提供主体。而金融科技企业解决的就是20万之内的融资需求。

这个融资需求区间的小微企业通常规模相对较小,具有高淘汰率的特征,三年存活率不超过10%。但张适时并不认为小微企业是“高危群体”,原因在于,小微企业可能会倒闭,但是它们的经营者——小微企业主是不会“倒闭的”。

小微企业主大部分并非高风险人群。他们可能拥有很好的个人信用记录,拥有稳定的银行贷款或信用卡使用历史。同时,由于国内小微企业与小微企业主不分家的特点,决定了其企业现金流即个人或家庭现金流。

基于此,在小微企业领域评估个人信用,几乎可以等同于评估其企业。因此,友信金服等金融科技公司所实践的模式,便是评估小微企业主的个人信用,而非企业信用本身。

此外,对于小微企业主群体来说,资金的充实程度并不是决定其事业成败的唯一因素,最关键的因素是其努力程度。即便是他们当下的事业失败了,仍然会想办法开创出下一份事业,继续奋斗。因此,评估个人信用对于金融科技平台来说,同样具有商业上的可持续性。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有超过7000万的小微企业。截至2017年末,我国38.8%的小型企业和40.7%的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中国中小微企业正规部门融资缺口接近1.9万亿美元。对于实际控制人的信用进行评估的授信模式,在小微客群中得到了有益的尝试。

《通知》中特别指出,对于科创型轻资产企业,要把创始人专业专注、有知识产权等作为授信重要考虑因素。

近年来,科技类公司的融资需求也成为创业融资中的难题之一。这类公司往往资金需求频繁。

浙江人陈诗诗(化名)在上海进行在线英语教育培训方面的创业。公司在2018年中旬实现了盈亏平衡,目前每月营业收入和支出都保持在260万元左右的水平。2018年初,因为和风投的谈判还处在胶着状态,临近发工资时,菲律宾分公司急需20多万给外教们发工资。

陈诗诗想了很多办法筹钱,首先想到的就是去银行贷款,但之前因为生意周转,她找过几家本地的银行贷过款,有一家银行贷给她了300万的循环授信额度,短时间内基本不能再从银行贷到款。“菲律宾公司那边一天几个电话过来,必须要按时发工资。”正在着急的时候,一位生意的朋友告诉她,可以试试金融科技平台。

陈诗诗对比了几家平台之后,在友信金服旗下人人贷提交了借款申请,凭借其良好的个人信用资质,很快她就拿到了18万元的资金,按时给菲律宾教师支付了工资。

在人人贷的借款用户中,像陈诗诗一样的科技型创业者比重越来越大。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人人贷已经服务了104万借款用户,据统计,有约80%的资金流入了实体经营领域。

金融科技扮演重要角色

提高信用贷款的比重,离不开金融科技的助力。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曾指出,用金融科技创造信贷信用社会需要从基础做起,包括几个层面,一是收集信息;二是在数字化的基础上,把来自各方面的信息统一起来;三是使用AI等方法对数据进行挖掘和分析。

在这三个关键环节中,金融科技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张适时此前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在小微企业主客户的获取上,传统金融机构愿意服务的企业贷款需求额度都比较高,但是一家小微企业的贷款可能只需要10万元,那么,一个银行员工去服务额度为1千万贷款需求的企业,其成本很低的,但要去服务一群借10万元的人,它的效率是不够高的。所以说,金融科技使得获取客户的效率有了很大的提高,才使得小微企业的融资需求得到满足成为了可能。

智库机构金融城2018年12月发布的《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特色化解决方案》报告中指出,金融科技平台针对小微企业主的融资需求“短、急”的特点,构建基于互联网的小微企业主征信库,充分利用互联网信息传递快、开放度高的特点,缓解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交易不受时间地域限制。

由于个人信用有更加标准化和可规模化的数据,并且可以跨行业、多维度来衡量个人的信用情况,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由于信用信息不对称带来的金融可获得性缺失的问题。

目前,人人贷的借款客户群体以一二线城市为核心,同时已经通过互联网技术下沉至三四线及以下城市。

张适时同时指出,随着金融科技的应用,在整个交易过程中,对于小微企业主风险的识别也有了更便捷、安全的手段。以人工为核心服务的过程中,效率会比较弱,服务的人数也有限,伴随着数据化和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反欺诈手段的引入,能够更好地识别欺诈风险。从这两点看,科技的引入和线上化的获取方式,使得整体服务效率得到了提升。

上海市工商联副主席周桐宇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传统银行在服务占总量20%左右的头部中小企业方面有其优势,但在触达体量更小、代表我国经济“毛细血管”的小微企业方面,力有不逮。

国家特别指出,针对融资难融资贵主要集中在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问题,要将释放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推动银行健全“敢贷、愿贷、能贷”的考核激励机制,支持单独制定普惠型小微企业信贷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