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信金服张适时出席全球金融科技峰会:金融科技如何体现普惠价值

7月13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和金融城主办的第四届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召开,友信金服CEO、联合创始人张适时受邀出席峰会。

本届峰会主题聚焦于金融科技的规范发展与高效赋能两个层面。在“金融科技助力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专题讨论中,张适时表示,大数据和金融科技能降低小微金融服务中的获客成本,甄别出更优质的客户,但它改变不了客群的风险本质。只有用合理的定价去服务更多的经营性需求,金融科技才能体现出巨大的普惠价值。

1.jpg

 张适时认为,对于拥有良好信用记录的优质客群来说,他们的经营性资金需求还没有得到很好的满足

该专题讨论环节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张承惠主持,嘉宾还包括世界银行高级金融专家邵长毅、浙江网商银行行长金晓龙、微众银行监事长万军及富国银行高级副总裁萧兵。

“我们服务的小微客户几乎100%都能够获得金融机构的服务,他们有的持有传统银行的信用卡,有的在互联网银行有消费贷款额度,但是为什么还需要我们?”在发言中,张适时用这样一个问题引出了关于金融服务分层的讨论。

张适时指出,友信金服在实践中发现,对于小微客群来说,无论是传统银行的信用卡或者互联网银行提供给他们的贷款,其平均授信大多停留在1-2万元,属于消费型的额度,都不足以满足他们的经营性需求。一笔10万元的经营周转需求该如何解决?金融科技平台在服务小微企业上的目标,不是挖掘出新的低风险客群,而是对于现有小微企业主这类经营性客群,去解决他们真正的经营性资金需求,并通过新型的技术手段和数据积累给予合理的风险定价。

按照央行定义,单户授信在1000万元以内的客户被归为小微企业。在友信金服的实践中,张适时认为1000万的区间内又可分成若干个额度区间:第一个区间是单笔授信在100-1000万人民币区间的客群,这个客群目前重点被银行服务;第二个区间是单户授信额度在20-100万之间的客群,服务这部分群体主要是采用德国IPC信贷员管理机制,其规模有限;第三个区间则是金融科技公司重点服务的单户授信在20万以内的小微企业主和个体工商户。

2.jpg

 来自各领域的代表就如何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展开讨论

“科技服务小微,数字普惠金融,金融服务一定是分层次的。”张承惠也在发言中指出。

去年年末,金融城发布研究报告《小微企业融资难的特色化解决方案》,报告指出,在解决小微企业融资方面,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仍然是主力军。但尽管国家政策及金融科技不断发展助推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融资业务下沉,总体上微型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主在商业银行的融资仍然面临较大困难。而新兴金融科技企业通过差异化的融资模式创新以及大数据风控模型,已成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的重要成员之一。

报告指出,我国具有差异性、互补性的小微企业特色金融服务体系已经基本形成,各类机构各司其职,在各自的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邵长毅在讨论环节指出,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是金融科技最活跃的区域。利用金融科技促进普惠金融发展,有两个检验标准:第一,消费者是否选择了合适的产品,得到了适当的保护。第二,无论是传统的银行,还是新兴的互联网银行、金融科技公司,作为金融服务提供者,自身有没有感觉到生存压力。

在九年服务小微客群的实践中,友信金服一个很重要的风险管理理念是,将借款对象定义为企业主个人,通过授信给小微业主个人,将资金注入到实体经济。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友信金服旗下信贷业务累计撮合成交821.5亿元,累计服务约104万借款人,人均借款金额近8万元,约有80%的资金通过平台流入了实体经济领域,较好的支持了小微企业的发展。

张适时强调,在中国,小微企业主个人和其经营的企业往往是不分家的。一个小微企业的成功往往不是以资本的密集程度为前提,经营者的劳动付出程度才是关键性因素。在一个相对小额的借款区间,例如借款10万元,由于大部分小微企业主并没有体系化的财务管理能力,以及要面对经营中的诸多不确定因素,实际提前还款的比例较低,大都会选择更长期的还款。这样算下来,分36期进行还款,每月还款额大约在3-4000元,资金成本并不高。并且,在这样一个小额的区间里,即使这个小微企业破产或者经营不下去,小微企业主个人依然可以通过找一份工作来偿还每个月的借款。这样的模式可以真正将普惠落实到小微企业服务当中。

邵长毅也认为普惠金融的“惠”没有标准,首先要看预期收益率和风险定价的对比,其次要看服务提供者的可持续性。在他看来,比利率更重要的是风控。